桃江健康网

 wang mu du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王母渡新闻 >

更多>>>王母渡新闻

00三洪超的就义

来源:互联网 发布日期: 2017-01-03 点击次数:200

  洪超是红军长征开始不久,牺牲的第一位师长。原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张震在《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团史》编委会上,深情地说:“洪超是红三军团最年轻的师长,很会指挥打仗,他的牺牲是红军的重大损失”。

  张震一语,使编委会全体人员顿时陷入沉默……那是1934年 10月10日的晚上,在中国革命斗争史上是一个令人永远难忘的日子。

  那天,整个中央革命根据地乌云笼罩,天是那样的昏暗,地是那样的深沉,夜又是那样的冰冷,于都河的流水声又是那样的凄惨,一个震惊中外的重大事件终于发生了。

  博古、李德等人急匆匆地率领中央红军主力和军委第一、第二野战纵队,由江西瑞金的田心、梅坑等地出发,向集结地域开进。从此,中央红军主力被迫踏上了漫漫的征程。

  这是一条求生存之路,布满荆棘之路,也是充满希望之路。

  当时,中共中央、中革军委为减轻中央红军突围西进的阻力,即利用陈济棠同蒋介石之间的矛盾,决定接受陈济棠的建议,派中央红军代表潘汉年、何长工同粤军代表进行和平谈判。双方经过反复磋商,达成了五项协议,为后来中央红军顺利通过敌军的第一道封锁线,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。

  10月16日,中央红军各部队在雩都河(即贡水)以北地区集结完毕。17日,按照中革军委颁布的《野战军渡河计划》,分别从雩都、花桥、潭头圩(龙石咀)、赖公庙、大坪心(龙山门)、峡山圩(孟口)等10个渡口南渡雩都河,向突围前进阵地开进。根据地人民怀着难舍难分的心情,聚集在村头、路边为红军送行,红军指战员也怀着依依不舍的,心情与乡亲们挥手告别……

  当时的情景,又凄凉,又感人。50年后,聂荣臻元帅每当回忆起那时的情景,总是情不自禁地说:

  我们红一军团的部队,是10月16日以后,先后离开瑞金以西的宽田、岭背等地,告别了根据地群众,跨过于都河走向长征之途。过于都河,正当夕阳西下,我像许多红军指战员一样,心情非常激动,不断地回头,凝望中央根据地的山山水水,告别在河边送别的战友和乡亲们。这是我战斗了两年十个月的地方,亲眼看到中央根据地人民为中国革命作出了重大的牺牲和贡献,他们向红军输送了大批优秀儿女,红军战士大多来自江西和福建,根据地人民给了红军最大限度的物质上和精神上的鼓励和支持。想到这些,我不胜留恋。

  10月20日,中央红军主力先后到达仁风圩(街)、双芫 (园)、牛岭、长洛、桂林江等地区,完成了突围西进的进攻准备。

  这时,国民党南路军陈济棠部为配合北路军、东路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进攻,在赣州以东,沿桃江(即信丰河)向南,经大埠、王母渡,折向东南,经韩坊、新田等地,构成了第一道封锁线,企图阻止中央红军进入广东。

  中革军委根据上述敌情,决定:中央红军由王母渡、韩坊、金鸡、新田地段突破粤军的封锁,向湘南前进。

  21日,中央红军各军团按照中革军委的命令,开始突围。红一军团攻占金鸡、新田,红三军团攻占百室、韩坊、古陂,军委总部进至合头地区。国民党南路军根据与红军达成的停战协议,稍加抵抗,即从重石、新田、古陂、韩坊全线撤退,向安远、信丰、南康集中,红军主力随即向信丰东南地域前进。22日,左路红一军团与由重石、版石向安西撤退的粤军2个团遭遇,激战数小时,将其击溃,乘势向安西发展;右路红三军团进占坪石;红八军团由王母渡渡过桃江,向坳头、大垅方向前进。23日,左路红九军团监视安西之敌,红一军团绕过安西向桃江发展;右路红三军团向大塘铺前进。24日,红一军团主力占领铁石口等地,红三军团主力占领大塘铺等地;两军团的前锋部队占领了桃江东岸,控制了渡口。当晚,各路军先头部队开始西渡桃江,抢占河西要点,掩护主力渡河。红三军团第五师占领江口等地,前锋部队进至梅岭关、中站,红一军团第二师向广东的乌径方向前进。25日,军委第一、第二纵队和中央红军其他部队从信丰南北先后渡过桃江,突破了敌人第一道封锁线,继续向西前进。

  但是,在突围战役中,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洪超牺牲了。

  洪超,湖北省黄梅县人。1909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。1926年参加革命,曾任童子团团长。1927年进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习。同年12月参加了广州起义。起义失败后,随朱德、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军余部进入湘南,任朱德的警卫员。次年,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  1928年1月,洪超随朱德参加湘南起义。4月,随朱德到达井冈山,与毛泽东领导的部队会师。接着,又随朱德参加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反“进剿”、反“会剿”斗争,为巩固和发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做出了贡献。

  1929年1月,洪超被调到彭德怀率领的红四军第三十团(原红五军主力),任第二大队第一中队队长。并率部参加了保卫井冈山、大汾突围、奔袭雩都和攻占瑞金等战斗。5月,又率部挺进湘南、粤北,攻打酃县、桂东、城口、南雄。7月,率部回师湘赣边境,攻打安福。8月,率部到达湘鄂赣根据地,攻打万载、铜鼓。 12月,又率部南下湘赣边境,进行游击战争。他指挥有方,作战勇敢,屡立战功,被提升为大队长。

  1930年上半年,洪超率部参加了攻克安福、新余、分宜、袁州、修水等战斗,连战皆胜,充分显示出他的优秀军事才华,深得彭德怀的赏识。

  同年6月,洪超任红八军军部参谋。年底又调任红三军团司令部作战参谋。从1930年11月至1931年9月,在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一、第二、第三次反“围剿”作战中,他在参谋工作的重要岗位上,为军团首长指挥战役、战斗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建议和有重要决策价值的事实依据。

  1932年3月,红五军第一师师长侯中英在赣州战役中被俘遇害后,洪超继任第一师师长。时年仅22岁。

  随后,他率领第一师西渡赣江进入赣西南进行西征作战,开辟了大片新根据地。6月,洪超在指挥部队与赣湘粤“三省会剿”之敌激战中左臂受伤,被送到瑞金红军医院治疗,师长职由彭绍辉接任。

  1933年2月15日,洪超伤愈后重返前线,于2月13日在红三军团第三师师长彭遨牺牲后接任该师师长。接着,他率领第三师参加了黄陂战斗和草鞋岗战斗,与兄弟部队协同作战,一举粉碎了敌人的第四次大规模“围剿”,使中央革命根据地得到巩固和扩大。

  同年6月上旬,红三军团奉命在乐安县大湖坪进行整编。16日,朱德、周恩来在给代理中革军委主席项英的电报中称:“拟调洪超任六师长,陈阿金为师政委,曹其灿为政治部主任”。

  8月初,洪超到任后,为了尽快提高这支部队的战斗力,即与陈阿金一起对该部队进行了严格的军政训练。8月下旬,洪超奉命率部人闽参加围攻将乐城。9月29日,又奉命从将乐撤围,急速返回江西参加第五次反“围剿”作战。11月下旬,又奉命率领第六师在闽赣边境的邵武县金坑地区抗击敌军3个师的进攻,掩护红军兵站的转移。1个由地方武装新组建的师,要抗击敌军3个正规师的进攻,任务是多么艰巨啊!

  但是,洪超毫不畏惧。他勇敢、坚定、沉着地指挥全师反击敌人的进攻。他们连续战斗二天三夜,打退了敌军一次又一次疯狂地进攻,圆满地完成了掩护兵站转移的任务。然而,红六师却被敌军3个师团团包围,两侧防线均被敌军突破。在这危急的情况下,洪超采取声东击西战术,利用夜暗,巧妙地率领部队突出了敌军的包围,迅速转移到安全地带,受到广大指战员的衷心爱戴,个个伸出大拇指,称赞“洪超是我们的好师长”。

  1934年1月,在红三军团第二次入闽进攻沙县城的关键时刻,洪超被调任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,率部在沙县东北部的青州担任打援敌任务。他指挥所部英勇作战,阻止了敌军向沙县的增援,并缴获敌人一座兵工厂。

  但是,由于沙县城墙高而坚固,且敌军又构筑了许多碉堡,配置了密集的火力点,红五、红六师又没有大炮,几次强攻均未奏效。因此,彭德怀命令洪超迅速率部赶到沙县城,参加攻城战斗。洪超率领红四师赶到沙县城郊后,立即观察地形,并挖了通至城墙的坑道,安放了装满炸药的棺材炮(用木制棺材装满炸药后引爆),然后下令攻城。

  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城墙被炸开一道20多米宽的缺口。洪超立即指挥部队乘着硝烟迅速突入城内,并不断向纵深发展。战至8时,全歼守敌,胜利攻克沙县城。这是第五次反“围剿”以来,红军攻克的第一座县城,取得了很大的胜利。

  沙县城战斗后,洪超奉命率部由福建返回江西,参加了三溪圩等反击战。随后,又率部东进福建泰宁,参加了太阳嶂阻击战,歼敌近千人。随后,他又率部返回江西参加广昌保卫战,同优势之敌苦战18天,部队遭受很大伤亡,被迫撤离广昌,与第五、第三十四师一起,在高虎垴地区构筑工事,继续抗击敌军的推进。

  8月,敌人集中6个师的兵力,向据守在高虎垴阵地的红军3个师发动猛烈进攻,其兵力之集中、炮火之猛烈,是历次“围剿”以来所未见。敌军向红军高虎垴阵地倾泻各种炮弹和炸弹2000多发,手榴弹5000多枚,各种子弹无数。

  但是,洪超面对强敌,沉着应战。他率部与第五师并肩战斗,同敌军激战3天,顽强地抗击着敌军的疯狂进攻,打退了敌军一次又一次反扑,歼敌3000多人。敌自供:这是“进剿”以来“未有之牺牲”、洪超也因此而获得了中革军委颁发的二等“红星奖章”。

  1934年10月8日,洪超奉命率领第四师到宁都集中,并在此进行了人员、弹药、装备的补充,全师达6000人。17日,他和师政委黄克诚一起,率领全师指战员南渡雩都河,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前来送行的根据地人民,踏上了西去的征途。

  10月21日,中央红军开始突围。洪超率领所部同守卫在新田、古陂之敌展开激战,首先突破了敌军设置的第一道封锁线,得到上级的嘉奖。

  接着,他又亲自率领前锋第十一团向百室圩挺进,掩护红军主力通过。突然,敌军向红十一团左侧攻击,企图截断红军前锋部队与后继部队的联系。洪超立即指挥部队实行反击,迅速将敌军击退。为摆脱敌军的堵截,他决定乘夜暗率部继续前进。不料,在前进中突然遭左侧敌军的射击,不幸中弹牺牲,年仅25岁。

  洪超牺牲后,战友们把他葬在江西信奉县的百石屿村较高的坡体下,没有立碑,没有留下姓名。但他的名字却深深地印在了广大人民的心中,永远铭刻在红军指战员的脑海里。

  (本章节选自《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实景记录》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)

合作伙伴 | 友情链接

  

桃江健康网

 wang mu du

{htmlspecialchars_decode($sys.site_statistics)}